民营钢企“寒冬”群像

今年以来河北唐山地区已有松汀钢厂等多家民营钢企陆续停产,截至目前估计有近1500万吨钢铁产能退出。在钢价和原材料价格纷纷......

今年以来河北唐山地区已有松汀钢厂等多家民营钢企陆续停产,截至目前估计有近1500万吨钢铁产能退出。在钢价和原材料价格纷纷跌创新低的背景下,今年唐山地区的部分钢企困境可能是全行业的一个缩影。当行业寒潮来袭,由市场掌握命运的民营钢企承受着更大压力,被动去产能和内部重整或成为行业的常态。
这个冬天最冷的时候还没到,但部分民营钢厂停产的消息已经让业内不寒而栗。

记者获悉,唐山松汀钢厂14日宣布停产。这是继山西海鑫钢铁之后,国内第二家500万吨级以上规模钢企因高负债和资金链压力停产。据生意社不完全统计,截至目前唐山地区已有近1500万吨钢铁产能退出。
伴随停产的消息,行业的重组整合也在逐步进行。今年9月破产重组的海鑫钢铁在由建龙集团接手后,现已全面开始执行重整计划。17日海鑫集团五公司在《山西日报》发布员工报到公告,将根据复产需要分批上岗。
“在当前严重过剩的形势下,开工也基本是大幅亏损,可能更多考虑到企业现金流要先撑起来。”业内高级研究员邱跃成向上证报记者表示。

资金链紧绷

业内有句行话,中国钢铁看河北,河北钢铁看唐山。在钢价和原材料价格纷纷跌创新低的背景下,今年唐山地区的部分钢企困境可能是全行业的一个缩影。
据相关机构统计,今年来,唐山地区高炉检修座数由11座增加至最新统计的27座,检修容积由6540立方米增加至16300立方米,开工率由1月初95.56%降至如今89.04%,降幅高达6.25个百分点。
一旦停止生产线,重新开启的压力变得更大。今年,唐山地区的成联、粤丰、安泰、兴隆、建邦、松汀等多家民营钢企陆续停产,最大的原因就是全行业亏损压力下资金链难以为继。
据了解,上周末刚刚停产的唐山松汀钢厂就是因为拖欠当地电力局9700万元电费,因协商未果被强行采取停电措施后不得不停炉。松汀钢厂为河北地方重点钢铁骨干企业,一共有六座炉子,分别是1080立方米、580立方米、450立方米各两座,8月初开始就有四座高炉处于检修停产中。
生意社分析师何杭生表示,“唐山松汀钢厂宣布停产,一方面是其在2015年至今亏损严重,资不抵债,资金链断裂风险加大;一方面,则是当前钢价不断新低,且未有转暖迹象,在年底银行催债,厂家销售收入低迷以及政府爱莫能助的情况下,只能被迫停产。财务报告显示,唐山松汀前9月亏损4.74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161.37%。”
虽然越生产越亏损,许多钢企为了现金流维持银行信贷,仍然在在苦苦煎熬。“如果现在停产,等来年可能就再也开不起来了,大家现在都还硬撑着。”业内分析师刘华月向记者如此表示。一些中小型钢厂的型材钢坯大概每生产一吨就要亏损200元左右。

行业重整到来

今年9月,山西省规模最大的民企、省内第二大钢企海鑫钢铁集团的破产重整计划终于正式通过。11月17日终于传来海鑫钢铁重组方开始执行重整计划的消息,海鑫集团五公司发布员工报到公告。
记者致电海鑫钢铁集团了解到,集团具体复产计划尚未公布,目前只是启动员工报到,日后根据复产需要分批上岗,逐步开工。
业内人士猜测,由于高炉开工从启炉到复产中间要经历焖炉等过程,都需要一段时间,因此最早也要12月底才能启动,预计会先试生产一部分。
行业困境之下,此时开启生产线必亏无疑。邱跃成认为,企业更多是出于对现金流方面的考虑。而建龙集团能否顺利接手平稳经营海鑫资产,还要看事件后续进展。
在上市公司民企中,沙钢股份从今年7月23日起处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中。11月18日,沙钢股份继续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的公告,称“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正进一步完善中,标的公司涉及境内外资产的审批手续正在进行中。”公司拟不晚于2016年1月21日前召开董事会审议重大资产重组相关议案,及时对外披露并申请复牌。
沙钢股份三季报显示,利润总额亏损约1亿元,同比下降183%。不过,沙钢集团综合实力犹在,在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近日发布的“2015年度中国钢铁企业综合竞争力测评结果”中,沙钢继宝钢、河钢之后位列第三。

去产能才刚开头

尽管三季度开始,京津冀地区的部分中小钢厂开始停产减产,但实际对行业整体产能影响并不大,真正的去产能才刚刚开了个头。
分析师刘月华告诉记者,目前唐山地区的钢铁日产能大概从52万吨/日减少到48万吨/日,相当于年产能减少1200万吨。相比原来的1.56亿吨年产能,减少的量并不明显。
生意社分析师何杭生也认为,虽然炼铁产能退出相对总量较少,但随着国内经济疲软,钢铁行业亏损加重以及钢材价格不断下行的行情下,类似于松汀钢铁这样的年产500万吨的大中型民营企业停产不是第一家,也不会是最后一家。
控产能是钢铁行业的当务之急。“中国大约有3亿吨的过剩产能,不仅仅需要减产,而且还需要彻底出清,强力根除。”曾担任力拓首席经济学家的David Humphreys说。
与此同时,政府层面传达出的去产能、调结构决心也越来越明确。邱跃成认为至少未来五年内,行业都将处在被动去产能的过程中。“从政府意向上看,更倾向于产能结构调整,因此不要寄望于政策层面的援助干预。”去产能首当其冲的可能是中小型民企,但国企必然也会经历这个阶段。“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肯定不希望支柱性企业倒闭,但在市场面前,实在扛不下去了,该倒还是得倒。”他表示。
这个冬天或许会很漫长,但对于行业来说长痛不如短痛,市场选择的结果将促进行业的产能出清和最终的转型升级。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105564000:2017-09-20 19:08:18